關于中國企聯 在線申請入會  
     
返回首頁
 
    雇主工作簡報 2019年第07期  
  

 2016-2018年上海市勞動爭議典型案例發布(下)

                                                                                                                                                 

 

案例六: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義務應按約定返還取得股票之利益

——某科技公司訴徐某競業限制糾紛案

【主要案情】

2009年4月1日起,徐某在某科技公司從事網絡游戲開發運營工作。2009年8月6日,雙方簽訂《協議書》約定:“鑒于乙方(徐某)知悉甲方(某科技公司)…的重要商業秘密…乙方特作出本保密與不競爭承諾,作為…對價…甲方的母公司授予乙方限制性股票…乙方在職期間不得自營、參與經營與甲方或甲方關聯公司構成業務競爭關系的單位;離職后兩年內不得與同甲方或甲方關聯公司有競爭關系的單位建立勞動關系……乙方不履行本協議約定的義務…甲方有權向乙方追索所有任職期間行使限制性股票所生之收益。若收益數額難以確定的,以采取法律行動當日股票市值計算…”。之后,某科技公司的母公司分5次將解禁的限制性股票19220股過戶給徐某,其中3388股抵扣稅款,實際過戶15832股。2014年5月28日,某科技公司為徐某辦理了退工手續。2014年6月1日,M公司為徐某辦理了招工手續。據查,M公司于2014年1月26日設立,法定代表人為徐某。之后,M公司又分別設立了H公司、Y公司、L公司,法定代表人均為徐某。前述四家公司經營范圍均與某科技公司重合。2017年5月27日,某科技公司申請仲裁,要求徐某依據《協議書》支付違約金2300萬元。仲裁委以科技公司的請求不屬于勞動爭議受理范圍為由,作出不予受理的通知。之后,因科技公司不服仲裁裁決,向法院提起訴訟。

【裁判意見】

經審理后認為,《協議書》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應認定合法有效。徐某設立的M、H、Y、L四家公司,經營范圍均與某科技公司重合,故徐某違反了協議約定的“不得從事自營、參與經營與科技公司構成競爭關系的業務”之競業限制義務。按《協議書》約定,徐某應返還“行使限制性股票所生之收益”。由于徐某拒不提供交易記錄,收益數額難以確定,因此應以某科技公司采取法律行動當日(即某科技公司申請勞動仲裁之日)的股票市值計算。綜上,法院判決徐某支付某科技公司1900萬余元。

 

【點評】

根據《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和負有保密義務的勞動者可以通過簽訂勞動合同或其他協議的方式,約定勞動者在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后的一定期限內不得在生產同類產品、經營同類業務或其他競爭關系的用人單位任職,也不得自己生產或經營與原單位有競爭關系的同類產品或同類業務。競業限制源于勞動者對企業的忠誠義務,該規定對于保護企業商業秘密、保證企業核心競爭力具有非常積極的意義。但從勞動者角度來講,競業限制也是對其自由擇業權的一種限制,故法律同時規定終止或解除勞動合同后,用人單位需支付勞動者經濟補償。在審判實務中,如何平衡好勞動者與企業兩者之間的利益,是法院審理好此類案件的關鍵。本案被勞動法學界稱為“競業限制第一案”,不僅因為其訴訟金額高達2300余萬元,同時還因為本案中公司給付勞動者的補償并非貨幣而是限制性股票,且違約責任體現為返還限制性股票所生之利益。本案中,雙方約定作為徐某保守商業秘密的對價,科技公司授予徐某限制性股票;如徐某違反競業限制協議約定,則需返還限制性股票所生之收益。該約定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應為合法有效,對雙方當事人均具有法律約束力。在收益數額難以確定的情況下,法院通過固定計算時點、股數、股價、匯率等方法,確定徐某取得限制性股票收益的具體數額,并依據協議約定判決徐某返還某科技公司上述錢款,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案例七:飛行員辭職應支付航空公司離職補償金

——石某訴某航空公司勞動合同糾紛案

【主要案情】

石某系由某航空公司出資培訓并定向招錄的飛行員,雙方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2015年3月31日石某辭職,并書面通知公司解除勞動合同。之后航空公司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石某支付離職補償金210萬元及飛行經歷費用損失。仲裁委裁決:石某應支付航空公司離職培訓費用補償金203萬元。雙方均不服仲裁裁決,后訴諸法院。

【裁判意見】

經審理后認為,原中國民用航空總局、人事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務院法制辦針對飛行員流動問題聯合制定的《關于規范飛行人員流動管理保證民航飛行隊伍穩定的意見》(以下簡稱“五部委文件”)規定,企業招錄飛行員應根據其年齡和服務年限參照70-210萬元的標準向原單位支付費用。為了規范飛行人員有序流動,保障航空公司正常經營秩序,法院參照上述意見酌定石某應支付航空公司離職補償金203萬元。另外,因現行法律對飛行員的飛行經歷費未作明確規定,故法院對航空公司要求石某賠償飛行經歷費的訴訟請求未予支持。

【點評】

飛行員系特殊的職業群體。航空公司培養飛行員所需的時間成本極高,一名合格機長的養成時間一般長達十年。同時飛行員培養機制有別于其他專業技術人員,航空公司需要為其取得飛行資格和積累飛行經驗投入巨額培訓成本和飛行資源。故飛行員辭職客觀上必然導致航空公司的重大經濟損失。飛行員隊伍的穩定不僅關乎勞動者的個體權益,更是維護航空管理秩序和飛行安全的重要保障。在當前民航業持續高速發展,飛行員勞動力市場供不應求的情況下,如果放任飛行員無序流動,勢必會對飛行員隊伍穩定產生不利影響,進而影響公共飛行安全。離職補償金作為規制飛行員離職的重要手段,在保障飛行員擇業自由的同時,通過有償流動方式一定程度上為飛行員有序流轉留出了必要空間。法院參照上述原“五部委文件”規定的支付標準判決辭職飛行員支付航空公司離職補償金,不僅有效保護了航空公司的合法權益,同時也通過判決形式明確了飛行員有序辭職的市場規則,引導各方主體合理行使訴權和理性維權,對于規范飛行員勞動力市場秩序、促進民航業的長遠發展具有積極的指導和示范效應。

 

案例八:互聯網+用工模式下勞動關系的認定

——施某訴某信息技術公司確認勞動關系糾紛案

【主要案情】

2015年10月11日施某與某信息技術公司簽訂了期限自2015年10月11日至2016年10月10日止的家政服務居間協議。協議約定:施某委托該公司介紹雇主并與雇主協商服務內容;施某為雇主從事家政服務;施某可以自由瀏覽該公司平臺上的家政服務信息,可以自主選擇雇主;勞務報酬由雇主直接支付或是委托該公司代收;公司免費為施某提供家政服務信息,經施某同意可以在平臺上披露施某個人信息,供雇主選擇;對于公司向施某推送的客戶訂單,施某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接受,自由選擇提供服務的具體時間;施某選擇訂單后也有權取消訂單和修改服務時間;施某可根據客戶要求通過平臺幫助客戶下單;公司為其代繳《家政團體意外傷害保險》,費用由施某負擔。協議履行過程中,該公司代雇主支付施某報酬,并收取共計300元的信息服務費。后施某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確認其與信息技術公司于2016年10月11日至2017年6月26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仲裁委裁決對施某的請求不予支持。施某不服仲裁裁決起訴至法院,要求確認其與信息技術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

【裁判意見】

經審理后認為,勞動關系是勞動者和用人單位通過合意簽訂勞動合同,由勞動者一方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工作、接受用人單位監督和管理,用人單位一方給付報酬、提供勞動保護等過程中形成的具有經濟和人身從屬性的權利義務關系。施某與某信息技術公司簽訂的是家政服務居間協議,從協議約定內容來看,施某可以自主選擇雇主、自主選擇訂單、自行設置可提供服務的時間、選擇訂單后有權取消訂單和修改服務時間,故施某不接受該公司管理和監督。同時,從協議履行情況看,施某實際為雇主提供家政服務,信息技術公司僅通過平臺為施某介紹雇主,僅向施某收取信息服務費而非家政服務費。故施某與信息技術公司未形成具有經濟和人身依附特征的勞動關系。據此,法院判決駁回施某的訴訟請求。判決后雙方均未上訴。

【點評】

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發展,新的用工形態層出不窮,也由此產生了許多網約工,如網約車司機、外賣配送騎手、網絡主播、網約家政服務員等等。一般情況下網約工不與互聯網平臺簽訂勞動合同,互聯網平臺亦未為這些人員繳納社會保險費。判斷平臺與網約工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還是應當從勞動關系的構成要件進行分析。本案從雙方協議的法律性質、施某工作是否有較強的自主性、在日常工作中是否接受公司的監督和管理、公司是否直接支付施某勞動報酬等角度考慮,進而判定雙方未建立具有經濟和人身從屬性特征的勞動關系。本案的處理對于進一步探索互聯網+用工模式下勞動關系的認定,提供了很好的審理思路。

 

案例九:公司高管嚴重違紀被解除勞動合同

——黃某訴某管理公司勞動合同糾紛案

【主要案情】

2015年11月16日,黃某入職某管理公司,雙方簽訂了2015年11月16日至2017年11月15日的勞動合同。合同約定公司聘用黃某擔任中國區副總監,主管國內營銷工作。履職期間,某管理公司收到舉報稱黃某接受經銷商的賄賂和宴請,具體包括參加某酒店營業性質的異性陪侍娛樂活動、接受由經銷商付款的蘋果手機、接受客戶飯店宴請等。2017年4月25日,某管理公司向黃某發出解除通知書,認為黃某存在違反公司行為操守和文化要求的行為,屬于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并于當日解除了與黃某的勞動合同。黃某認為公司的解除行為違法,遂申請勞動仲裁,要求恢復勞動關系。仲裁委作出裁決,對黃某的仲裁請求不予支持。黃某不服,向法院起訴。

【裁判意見】

經審理后認為,某管理公司提供了舉報信和公證件等證據,證據與其待證事實之間存在關聯,可以證明黃某履職期間接受經銷商宴請、收受賄賂的事實。現某管理公司依據公司規章制度中“在業務活動中行賄或收受賄賂,投機取巧,隱瞞蒙騙,謀取非法利益,此行為屬于嚴重違反公司規章制度,可導致立即解雇”的規定,與黃某解除勞動合同,符合法律規定,對黃某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點評】

勞動合同履行過程中,遵守勞動紀律、遵從職業操守是勞動者應盡的基本義務,也是企業有序開展經營、有效實施管理的基本保障。故法律規定勞動者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嚴重損害的,用人單位可以即時解除勞動合同。對于企業高級管理人員、營銷人員等,因工作職務和工作性質參與商務交往、接受經濟利益輸送的機會高于普通勞動者,對其職業操守的要求則相應提高,其自身也更應把握商務交往中的尺度和界限。高級管理人員享有的權利是用人單位基于信任而賦予的,是為了更好服務于企業發展,而不是其非法謀取自身利益的途徑。本案的判決表明了法律對高級管理人員違反勞動紀律和職業操守行為的懲戒態度,同時也警示企業在用工過程中應加強日常監督和管理,謹防員工做出有損企業利益的行為。

 

案例十:訴請支付勞動報酬因涉嫌虛假訴訟不予支持

——章某訴某房地產公司追索勞動報酬糾紛案

【主要案情】

2017年9月12日,章某向法院起訴,要求某房地產公司支付2013年7月至2016年2月期間工資25萬余元及報銷費用3萬余元。章某陳述:其于2011年3月1日進入某房地產公司工作,2013年7月起公司未再支付其工資。2016年2月25日雙方解除勞動關系。2016年2月26日,公司總經理以公司名義出具欠薪證明一份,確認拖欠章某上述工資和報銷款,同時口頭承諾2016年10月底前結清,但嗣后未依約支付。章某據此要求某房地產公司支付工資欠款及報銷費用。某房地產公司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亦未向法院提交答辯狀和證據。

經查,房地產公司欠薪期間章某未提供正常勞動。又查,工商登記信息系統顯示某房地產公司目前營業執照被吊銷但未被注銷,且涉及大量其他訴訟和執行案件,另有巨額債務尚未清償。

【裁判意見】

經審理后認為,因某房地產公司處于非正常經營狀態且有巨額債務未予清償,而勞動報酬屬于優先受償范圍,故某房地產公司對欠薪事實的自認,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其他債權人的受償。為防止當事人之間惡意串通,企圖通過訴訟、調解等方式損害國家、社會、集體及他人的合法利益,法院應嚴格審查雙方當事人的訴訟行為及背后的動機。因章某提交的證據均無法證實其為某房地產公司提供過正常勞動,故對章某要求房地產公司支付拖欠工資及費用報銷款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點評】

當前司法實踐中虛假訴訟時有發生,不僅侵害案外人合法權益,也擾亂了正常的訴訟秩序,損害司法權威和司法公信力。為此,2016年6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專門發布了《關于防范和制裁虛假訴訟的指導意見》,要求各法院在審理民間借貸、離婚析產、勞動爭議等虛假訴訟高發領域的案件時,要加大證據的審查力度。就本案來看,在某房地產公司無正當理由拒不出庭應訴的情況下,法院根據章某提供的證據及法院依職權調取的證據,認為本案無法排除原、被告雙方涉嫌虛假訴訟的可能,判決對章某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符合上述意見的處理原則和精神。本案的處理對于防范虛假訴訟、樹立良好的社會誠信制度、維護正常的司法秩序起到了很好的警示教育作用。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主辦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京ICP證 050088號

彩票l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