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產業動態
  車企新能源車保價戰:為彌補利潤經銷商征收多項費用  
   
  發布時間: 19-10-25 10:02:11am     
         
 

     年關將至,家住上海的張敏(化名)打算全款入手一輛插電混動新車。

  “現在車子價格很透明,靠賣裸車沒有利潤,只能是其他費用都盡量收點。”上海某自主品牌4S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只要客戶接受,很多環節都是可以收費的,比如,申請新能源牌照的上牌費、金融貸款手續費、保險返利等等。

  實際上,消費者可以自己辦理新能源牌照,價格在300元左右。不過,為了省去麻煩,部分消費者還是愿意交給4S店代辦,服務費為1000-2000元不等。

  據了解,新能源汽車補貼大幅下降后,不少廠家堅持“不漲價”,但終端銷售卻以各種名目收取費用,以此來彌補“保價”帶來的利潤損失。

  “保價”之戰

  近日,實地走訪了上海多家4S店發現,如張敏所言,新能源汽車補貼大幅下降后,銷售終端并沒有漲價,而是開啟了“保價”之戰。

  根據2019年新能源補貼政策的要求,國家補貼和地方補貼大幅退坡。自625日起,購買新能源汽車(新能源公交車和燃料電池汽車除外)的車主將不能再享受地方政府提供的補貼。

  在國家補貼上,續航里程在250km以下的純電動乘用車取消補貼 ;續航里程250km400km的純電動乘用車,補貼退坡60%;續航里程大于等于400km的純電動乘用車,補貼退坡50%。插電混動車型,純電續航里程大于等于50km的,補貼由2018年的2.2萬元降至1萬元。

  此前,市場上曾傳聞,補貼大幅退坡后新能源汽車將面臨漲價潮。不過,目前各大品牌在終端市場不但沒有漲價,反而打起了“保價”之戰。

  “沒有漲價,補貼比6月份少了,但是廠家的指導價‘官降’了,所以到手價和退坡之前差不多。”上海市一家榮威品牌4S店銷售人員對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表示,為了促成交易,銷售人員還針對“以舊換新”的補貼活動,為客戶賺得廠家額外補貼。

  了解到,上海的“以舊換新”政策為上海經信委與上汽集團合作,支持國三及以下排放標準的汽車以舊換新。自31日起,對滬牌(含滬C)國三及以下排放標準車輛報廢淘汰,對購買榮威、名爵和大通產品的消費者,上汽集團提供換購高環保標準的燃油車每輛1萬元獎勵,換購新能源車每輛1.5萬元的獎勵。

  “我們可以幫你收一輛二手車,這樣就符合換購標準了,可以拿到1.5萬元補貼。”上述銷售人員對記者說。

  在吉利新能源4S店,記者看到,純電動轎車幾何A已然成為“主打車型”,擺在了醒目位置。店內銷售人員表示,該款車并沒有漲價,最近廠家還推出了促銷活動,至少可以優惠5000元。

  此外,長安新能源也宣布,為了保護消費者利益,625日之后,長安新能源全系車型不漲價。

  車企虧本硬撐

  補貼大幅下降后,廠家堅持“保價”政策也是無奈之舉。當前車市整體仍處于下滑狀態,新能源汽車在高速增長之后也迎來了低谷期。

  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數據顯示,9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8.9萬輛和8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29.9%34.2%。這是2019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政實施后,新能源汽車連續三個月銷量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新能源汽車產銷量下滑速度明顯高于整體車市。數據顯示,9月中國汽車產銷量分別完成220.9萬輛和227.1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6.2%5.2%

  新能源車市迎來“寒冬”,市場競爭也更加激烈。

  “不敢漲價,車市整體不好,漲價就更沒有人買了。”某自主品牌4S店銷售經理告訴記者,為了維持銷量爭奪消費者,采取“保價”政策也是無奈之舉。

  不過,“保價”政策也讓車企和經銷商背負巨大的盈利壓力。“其實對經銷商來說影響不太大,‘保價’資金由廠家負擔。” 上述銷售經理表示,有些廠家會把這部分資金算到經銷商頭上,這樣一來,本來盈利困難的經銷商,日子就更難過了。

  隨著新能源汽車補貼大幅退坡,車企的利潤空間也在逐步被壓縮,加上車企力挺“保價”,盈利更加艱難。

  在崔東樹看來,未來,新能源汽車價格必然會下降,現在廠家“保價”以穩住市場,有些車企依靠傳統燃油車的利潤來支撐新能源汽車業務,而有些車企只能虧本硬撐。

但補貼退坡的初衷是希望新能源汽車產業由政策驅動轉向市場驅動,但如今車企實施的“保價”政策,似乎削弱了市場的驅動力。“目前,新能源汽車的市場驅動因素還比較弱。”崔東樹表示,傳統燃油車價格相對偏低,特斯拉即將國產,加上新能源汽車自燃事故頻發,降低了消費者對新能源汽車的購買積極性。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
彩票l23